FC2ブログ

プロフィール

二人静

Author:二人静
本博重度腐向,非喜勿入
博主俗人一个,不喜勿交

本博的日语翻译练习,纯粹出于个人的兴趣,严禁擅自转载、散播。

只论风月,不言国事
漫无目的看书
漫无目的听碟
漫无目的度日

排名不分先后
关注作者:
腐向
華藤えれな 、木原音、崎谷はるひ 、英田サキ、和泉桂
正常向
琼瑶、三毛、席绢、金庸、村上春树

关注漫画家:
安达充、仲村佳树、树夏实、田村由美、绿川幸

本命声优:
野岛健儿、神谷浩史、森川智之、三木真一郎

声优组合:
西野(小西克幸、野岛健儿)
西润(小西克幸、福山润)
森樱(森川智之、樱井孝宏)
森寻(森川智之、铃木千寻)
三神(三木真一郎、神谷浩史)

最新記事

最新コメント

最新トラックバック

月別アーカイブ

カテゴリ

カレンダー

11 | 2018/12 | 01
- - - -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 - - - -

黒ねこ時計 くろック D04

検索フォーム

RSSリンクの表示

リンク

ブロとも申請フォーム

QRコード

QRコード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新年购书从《福尔摩斯》开始

知道《名侦探柯南》从《福尔摩斯》的故事里受益良多,看了将近7年的柯南,却没有看过《福尔摩斯》。曾经有一度下载过福尔摩斯的英国连续剧,可是整个环境给人感觉很压抑,英国人给人感觉又是那么拘谨,于是下载归下载,拉了一下就PASS了。
今天老妈在念,说我从图书馆借来的小说都不好看,于是卯足了尽想借套好看的书。本来很想借高阳的《红顶商人》的,貌似《八月桂花香》是照这个改编的,但是图书馆里的书乱糟糟的,根本找不到。之前借的《浮华世界》没有看完,还了重新借就被图书馆的人念了,啧,早知道书架上还有一本,我就不去借手头的那本了。说实在,这套书在图书馆里有四套,新版2套,旧版2套,谁会要看啊,TNND。想着都觉得恶心,这么差的管理水平,这么差的环境,竟然还敢对读者吹毛求疵?!而且哪里的图书馆都是借书30天,续借15天的吧,本地图书馆只有20天,有多落后可想而知了。说到底就是库存不足呗。想想自己在将就这么糟糕的图书馆,还被人教训,实在是非常不愉快。无怪人家说本地是文化沙漠了。
转了一圈,看到了还是崭新的《福尔摩斯探案全集》,就整套借回来了。下午看了一篇《血字的研究》,感觉良好,兴起了买一套来收藏的念头。淘宝转了一圈,不是亚马逊代购,就是当当代购,索性自己去亚马逊买了。接下来看看服务如何再看以后是否要一直光顾了。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从最近购入的中文书籍所想到的

《大江键三郎作品集》(性的人、广岛札记、个人的体验)[日]大江健三郎
《大江健三郎口述自传》[日]大江健三郎
《小团圆》张爱玲
《知堂回想录》周作人 

办好本地的图书馆借书证,借了一本叶渭渠先生编写的《日本文学大花园》。作为日本第二个荣获诺贝尔文学奖的作家,大江先生是学习或者研究日本文学的人必定会接触到的。在我本科的时候,外国文学的老师也曾经介绍到他。那之后不久,我从旧书店购得一本二手的《性的人我们的世界》。刚刚年满20岁的我,当时还没有办法可以接受如此深奥的作品,作品所描写的非常态的“性”把我吓到了,之后小说就被我束之高阁了。如今它到底被如何处置了,放在了哪里,我也说不清。而且,从那以后,我对于大江先生的作品就存有了一种偏见,而退避三舍。《日本文学大花园》介绍了大江先生和他的残疾儿子大江光,引起了我的注意,我在网上收罗了《康复的家庭》来看。两周前从图书馆借了《大江健三郎精选集》,其中有《个人的体验》和《万延元年的足球队》。《个人的体验》打动了我。想必,主人公“鸟”的心理挣扎,是大江先生当初所经历过的。那种自卑、自怜、罪恶感、恐惧感、责任感、逃避的意识和承担苦难的意识交织在一起。其实,作为一个人总会有些卑微或者卑鄙的利己主义的想法的吧。觉得,小说写得特别真实。于是上网查询,想要收罗大江先生的全集,发现国内出版的大江先生的作品多半是中晚年的作品,最终,还是买了一套96年的大江健三郎作品集。我很庆幸,叶渭渠先生的文学史给了我重新认识大江先生作品的机会,也庆幸自己没有被偏见制约到底。

从小学开始,课本中就有鲁迅的作品,并且只要是鲁迅的作品,必定是重点课文,需要背诵。当提及鲁迅的家庭,提及他的弟弟周作人的时候,老师一般都会说,他是个“汉奸文人”。学生们往往只从“汉奸”这个角度去评判他,而不会去顾及他的文学水平。我不记得,在小学到高中的课本中,有看到过周作人的作品。一直都觉得,周作人既然是“汉奸文人”,必定应当跟着去了台湾的。惭愧,直到今天,才知道他是死于“文革”的。最近,因为学生时代的室友的推荐,我购买了《知堂回想录》。大致看了几页,觉得买得很值得,是相当有意思的作品,我庆幸终于抛开了偏见,发现了周作人的作品。因此,我想到,爱国主义的教育,虽然是必须的,但是,也不应当因为政治立场而否定了一位作家的文学创作。尤其是教育中,在树立起正确的政治思想观的同时,也要教给学生去接受如周作人文学、翻译的成就。否则,对于受教育者将会是一大损失。

记得看《姑获鸟之夏》的时候,有一篇后记,是这么询问读者的:你会给一本书几次机会呢?很多人,当第一次、第二次看不下去某部作品的时候,就会选择了放弃它;或者因此有了偏见,不再看。但是,人的阅读和年龄、人生经历还是有关的,随着年龄的长、社会见闻的加,会对过去看过的书,或者没有看过的书,有不同的理解。大江先生也好,周作人也好,都是拥有着很复杂的思想和世界观的作家。有人说,“三十岁之前不读周作人”大约就是这个意思了。我很庆幸,能够在走出校园之后,又重新接触到这些作者的作品。所以,今后应当给予这些作品、也给自己更多的机会。

| ホーム |


 BLOG TOP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