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C2ブログ

プロフィール

二人静

Author:二人静
本博重度腐向,非喜勿入
博主俗人一个,不喜勿交

本博的日语翻译练习,纯粹出于个人的兴趣,严禁擅自转载、散播。

只论风月,不言国事
漫无目的看书
漫无目的听碟
漫无目的度日

排名不分先后
关注作者:
腐向
華藤えれな 、木原音、崎谷はるひ 、英田サキ、和泉桂
正常向
琼瑶、三毛、席绢、金庸、村上春树

关注漫画家:
安达充、仲村佳树、树夏实、田村由美、绿川幸

本命声优:
野岛健儿、神谷浩史、森川智之、三木真一郎

声优组合:
西野(小西克幸、野岛健儿)
西润(小西克幸、福山润)
森樱(森川智之、樱井孝宏)
森寻(森川智之、铃木千寻)
三神(三木真一郎、神谷浩史)

最新記事

最新コメント

最新トラックバック

月別アーカイブ

カテゴリ

カレンダー

02 | 2009/03 | 04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 - - -

黒ねこ時計 くろック D04

検索フォーム

RSSリンクの表示

リンク

ブロとも申請フォーム

QRコード

QRコード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BACK HOME BLUES

清涧寺和贵将报纸折叠好,发出一声叹息。放在桌上的已经变凉的咖啡,喝在嘴里觉得味道特别苦。
鞠子和道贵两人结伴出了门,父亲冬贵和伏见义康,昨天也离家旅行去了。偌大的家中,除了仆人之外,只剩下自己和深泽直己。
咔嚓一声,客厅的门被打开了,露出深泽的脸。
“……和贵少爷。”
看到深泽一副好像在说“竟然在这里,真是让人感到意外”的表情,和贵有点别扭地瞪着他。
“好像从早上开始就很忙嘛。”
“是的。在忙昨天造船厂的那件棘手的事情……怎么了?”
“没什么。”
和贵用冰冷的口气说着,深泽的唇边却绽开了一抹微笑。
“还有两三件事情处理完毕,下午就能够空下来了。好久没有两人一起悠闲地度过了。”
“不用勉强空下来也没有关系。”
深泽抓住了满不在乎说着便要离开客厅的和贵的手腕,语气平稳地告诉他:
“是我想要和您在一起,请您实现我这个愿望,可以吗?”
对于深泽如此卑屈的说法,和贵再也无法断然拒绝了。
“……知道了。”
“所以,要如何度过这段时间,可以请您来考虑吗?”
“我吗?”
“很遗憾,我是一个乡下人,对于这类事情所知甚少。”
既然那么说了,那就没有办法了。
“真拿你没有办法。”
和贵表示赞同地说完后,离开了客厅。

想要怎么做,这种事情,哪里需要考虑呢,当然是想和深泽两个人平和而愉快地度过啊。
但是,“愉快”该如何定义,却是个难题。深泽,到底对于什么事才会感到愉快呢?
“……妈的……”
想着想着,脑中越发混乱,思绪越是无法成形,就算是和贵也觉得焦虑起来。
口中吐露出粗话,和贵倒在了床上,咋着舌。
连自己都要觉得羞耻了,竟然什么也想不出。
要去看戏,现在联络取票估计也是不可能了,再说也没有什么有趣的电影可看。两个大男人一起去购物,哪里有什么乐趣可言。象棋也好将棋也罢、桥牌什么的,当深泽没有空闲陪自己的时候,早就和鞠子玩地没有了兴趣。
从前只要自己说无聊,马上就会有一堆闲杂人等聚集到身边,告诉自己找到了某件有趣的消遣而来约自己。骑马啊短途旅行,高尔夫或网球。虽然,运动对于和贵来说只是用来观赏的,然而同行者们则想要籍此来讨自己的欢心,明着暗着斗将起来,边看比赛边看戏倒是有趣得紧。
至今为止,自己到底是怎么和深泽度过休息日的呢……?
在床上翻了个身,和贵考虑起来。能够从记忆之中翻出的有:一起出席晚宴,却在东厢休息室被恶作剧的事情;观赏戏剧的中途被恶作剧,于是连戏剧也看不下去,只希望他拥抱自己的事情;在餐馆——仔细想来,最终总是为他所拥抱。
果然对于深泽来说,自己的身体才是他的目的吗?
这么想着,忽然感到为一阵无可言喻悲惨所侵袭,和贵缩起了自己的身子。
“……”
这之后和贵就陷入了昏睡状态,直到深泽的敲门声将自己唤醒。
看着钟确认了一下时间,那之后其实并没有睡多久,不过至今也没有能够想出什么主意来。
“和贵少爷。”
不等和贵的回应,深泽就推门而入。他的眼睛在睡在床上的和贵身上停驻了一会儿,才在床沿坐下。
“决定了吗?”
轻声呢喃着,他伸出手想要抚摸和贵的头发,却被和贵拂开了手。
“和贵少爷?
“……感觉不舒服。”
“是这样吗。那真是糟糕啊。”
深泽边说边碰触和贵的额头。和贵这次没有拂开他的手。
“好像没有热度,但是下午还是躺着比较好吧。”
“你要一个人出门吗?”
“不……既然如此,就在房间里看书吧。”
深泽淡淡吐出了答复。
“有什么特别想要的东西吗?”
“没有。”
会话中断的同时,和贵焦虑地开了口:
“——反正你觉得很无聊吧……?”
“什么?”
“你肯定觉得我既任性,又不可爱,马上就闹起别扭,除了身体之外,简直一无长处。”
和贵压低了声音这么说着,深泽却反问他:“原来您知道啊?”
虽然是自己提出的话题,但是一旦得到了肯定的答复,和贵却受到了巨大的打击。看着毫不掩饰自己一脸惊讶的和贵,深泽从喉咙深处发出了轻笑。
“怎么会真有这种事啊。是开玩笑的啊,和贵少爷。”
他的手带着爱意轻抚和贵的头发。
“任性也好,不可爱也罢,马上就闹别扭,都是您的魅力所在啊。对于我来说,这些都是可爱之处。这些孩子气的地方,您只会在我面前表现出来,不是吗?”
如此大胆的告白,让和贵羞红了脸。
几乎把整个发红的脸都埋入枕头中的和贵,又小心翼翼地从枕头中斜眼看着深泽。
“陪着我,很累吧?本来就有那么多工作要做,就够抑郁的了吧……”
“的确,最近这段日子很忙,心情也很抑郁。”
他轻笑道。
“——我来帮忙比较好吗?纾解抑郁。”
“抑郁”本来只是想打个比方而已,没有想到深泽也会有这类的感情。对于和贵的提议,深泽只是双眼满溢着温柔地看着他。
“只是开玩笑而已。有您在,我怎么会觉得抑郁呢?”
如此轻语着,他在和贵的额头印下轻吻。
“只要是在您的身边,我就能够忘记一切讨厌的事情了。”
痒痒地沐浴在无数的轻吻之中,和贵眯起了双眼。很快就体会到,这并不是煽动情欲的吻,而且慈爱的吻。
“那么……今天只是在你身边就可以了……?”
不能坦率地说出“希望你留在我身边”,但是自己的心情一定传达给了深泽。
“请这样做吧。”
将自己的手重叠在握着床单的和贵的手上,深泽回答道。
从手上传递过来的体温,让和贵觉得好舒服。
“那么,如果和贵少爷待会儿觉得身体舒服些了,下午准备一壶茶,两个人悠闲地度过吧。”
“……嗯。”
和贵轻轻点头。

不知不觉之间,和贵以深泽的腿为枕,悠悠睡去。
在树荫下看书的深泽,低头看着深爱的恋人,露出了微笑。
春风怡人,有多久没有那么平稳地度过休息日了呢。
这段时间,工作繁多,实在是没有办法得到那么优雅的休息日。
也许,用这样的形容词来形容一个成年男子是件奇怪的事情,但是和贵的睡颜真的如天使一般。
最近的和贵看起来总是显得那么脆弱,现在看着他的睡颜,深泽领悟到也许和贵的气质中原本就拥有着异常温柔的部分。
因为一些细微的事情闹别扭或是发怒,时而欢喜时而忧虑。和贵的这些地方,自己总是永远也看不厌。平日里总是装作极其冷静的他,只有是与深泽有关的事情,情绪波动的幅度就会变大。这一点很好。
所以,怎么可能会觉得抑郁。
能够得到比任何人都要深爱的恋人,能够日日夜夜随心所欲地宠溺着他。
与此相比,繁忙的工作作为代价,实在不值一提。应该说,这点轻微的牺牲根本太廉价了。连这一点也无法体会到,这种天真无邪正是和贵个性使然。
不管怎么说,以自己的性格,竟然能够想出在庭院中享受喝茶的乐趣这样的主意,实在是很难得。
深泽嘱咐女仆准备好了三明治,盛放在竹篮之中。在庭院的大树之下,铺上地毯,品茶。原以为这点小把戏只能骗骗小孩子,但是令人意外的是和贵竟然觉得这样非常有趣,情绪一直都很高昂。
不高兴的和贵,高兴的和贵,都是一样可爱。如果没有以爱将之包容的余裕的话,那么恐怕是没有办法做和贵的对象的。
忽然听到了咔嚓一声修剪树枝的声音。往声音传来的方向看去,只见上个月才作为见习庭院师傅进入清涧寺家的少年,满脸通红地站在浓密的树荫中,望着这边。
浮起微笑,深泽将手指放在唇边示意他要安静。少年不知所措地点着头,轻手轻脚地往主屋一角走去。
恐怕对于他来说,无论如何也想不到平日里表现地一本正经的和贵,竟然会展现出如此无防备的一面吧。
一时厌倦了读书,轻轻用手指抚弄和贵的双唇,他的睫毛微微扇动了一下。
“嗯……”
但是,和贵根本没有被吵醒的迹象,一副安心的样子又睡着了。
原本打算趁着现在艳阳高照之际,让和贵好好娇泣一场的。当然现在,也不能吝惜给予他片刻安稳的休憩。反正到了晚上,也能够让和贵娇喘哭泣。
那么,晚上到底要怎样好好地作弄和贵呢?
根本不知道深泽的不轨的想法,和贵只是贪图着这一刻的懒觉。
满足地凝视着可怜又可爱的恋人的身姿,深泽唇边流露出自然的微笑。
虽然对于这种身体位置,即使弯曲了身子也不能亲到可爱的恋人感到强烈的不满,但是,稍后要亲吻多少次也没有问题。
现在只是祈愿,他能够安稳地多睡上哪怕一分一秒也好。

P.S.
和贵实在是可怜的很,每次都给深泽75,两本《月光类聚》,只有这篇最平和。
日文水平不高,只能做到意译而已;文笔不好,只能做到叙述而已。同好看着,能博一笑即可。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 ホーム |


 BLOG TOP  » NEXT PAGE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