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C2ブログ

プロフィール

二人静

Author:二人静
本博重度腐向,非喜勿入
博主俗人一个,不喜勿交

本博的日语翻译练习,纯粹出于个人的兴趣,严禁擅自转载、散播。

只论风月,不言国事
漫无目的看书
漫无目的听碟
漫无目的度日

排名不分先后
关注作者:
腐向
華藤えれな 、木原音、崎谷はるひ 、英田サキ、和泉桂
正常向
琼瑶、三毛、席绢、金庸、村上春树

关注漫画家:
安达充、仲村佳树、树夏实、田村由美、绿川幸

本命声优:
野岛健儿、神谷浩史、森川智之、三木真一郎

声优组合:
西野(小西克幸、野岛健儿)
西润(小西克幸、福山润)
森樱(森川智之、樱井孝宏)
森寻(森川智之、铃木千寻)
三神(三木真一郎、神谷浩史)

最新記事

最新コメント

最新トラックバック

月別アーカイブ

カテゴリ

カレンダー

03 | 2009/04 | 05
-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 -

黒ねこ時計 くろック D04

検索フォーム

RSSリンクの表示

リンク

ブロとも申請フォーム

QRコード

QRコード

穢れた純愛 剧透

穢れた純愛 原作:華藤 えれな (単行本 - 2009/4)

穢れた純愛(リブレ出版)

「倫生、お前が憎くてしょうがない」たおやかな美貌をもつ香道家・倫生は、ある秘密に苦悩していた。そんな中、かつて兄のように慕い唯一自分の秘密を知る隼人と再会する。今はヤクザの組長となった隼人は、秘密をネタに躰を要求してきた。穢れを知らない躰は、獰猛さを滲ませる隼人に、狂おしく求められ喰い尽されていく。拒みつつも倫生は、隼人の仄冥い情念に惹かれていって…。濃密執着愛オール書き下ろし。

伦生和隼人是曾经在孤儿院中相依为命的青梅竹马,但是命运的捉弄,却使得两人的分道扬镳:伦生成为了香道世家圆城的养子,隼人成为了道的组长。自从分别之后,隼人一直在暗中守护者伦生。某日,隼人得知伦生被同为道的饭沼敲诈威胁。至两人见面的埋葬了伦生母亲的墓园,发现饭沼欲强暴伦生,及时救下了他。当时处于昏迷状态的伦生,醒来却认为隼人也是道,也是以圆城的家产为目标;隼人隼人背叛了自己,把只有两人知道的秘密告诉了饭沼;请求隼人千万不要把自己的秘密告诉自己的养父——圆城泉作,因为他是自己最重要的人。隼人因为伦生的误解而愤怒,因为伦生对养父的执着而嫉妒,提出:如果不想秘密被养父知道,就成为自己的“女人”,并约定了见面的时间和地点。(看完小说的第一页,就知道这本书不会让自己失望了。华藤小姐写的关于日本古艺道的小说,总是相当精彩的。小说开始,是烟雨蒙蒙下的紫阳花地,伦生才7岁,隼人14岁。文章的开端,让我想起《花の檻》,优美的环境描写,却带着悲伤的氛围。两人再会的墓地,位于寺院的辖区,安静的墓园,飘飞的樱花,现在正是4月樱花盛开的时节,非常有季节感;配合故事情节发展,形成了一种妖异的氛围。伦生对隼人的误解,激怒了隼人,而选择了用过去威胁他。这一段,让我想到了崎谷先生的《ねじれたEDGE》。情节上很相似,想着如果有机会抓化,让西野组合来演绎,肯定很美妙。)
伦生按照和隼人的约定,来到了指定的日本料亭,两人发生了关系,第一次的H,对于隼人来说是征服,对于伦生来说只是屈辱。(第二章的内容概括起来真的是很简单啊。隼人本来决定,如果伦生不按照约定前来,就当做没有这件事的,在他心里还是不愿意强迫伦生的。但是伦生来了,伦生对自己的不信任,对养父的仰慕,都在他的心上火上浇油,抑制了多年的执着终于爆发了。)
第三章是伦生和隼人幼时的回忆,主要有三个事件:
第一:隼人和伦生的初识。隼人因为被父亲虐待,被送入了孤儿院,身上有着丑陋的伤痕,小朋友都觉得很可怕,所以他总是在深夜一个人到澡堂淋浴。伦生被送到孤儿院是因为什么艺人的母亲被一些棘手的道之人追求,为了保护儿子,母亲把伦生送到了孤儿院。两人的初次见面就是在澡堂,看着隼人身上的伤痕,他问隼人:疼不疼,是不是有想过要将伤害自己的父亲杀死。伦生也总是被纠缠母亲的男人虐待,这也是他心中的想法。两个人同病相怜,接近起来。
第二:伦生开始向圆城学习香道。他发现隼人开始抽烟,孩子气地把自己第一次制作的香袋给了隼人,作为代价,要求隼人不要再抽烟了。这一幕,在小说开端就有。烟雨蒙蒙的紫阳花地中,伦生和隼人的交谈。伦生的口头禅是:世界上我最喜欢妈妈,第二是圆城老师,第三是隼人。因为隼人就像自己的哥哥一样。
第三:伦生一心仰慕着圆城泉作,希望能够成为他的养子。但是,作为人选的,还有另外一个孩子保郎。两个孩子都热衷于香道,但是个性却完全不同:伦生表面上很乖巧,内心总是很压抑,除了在隼人面前,不会表现出自己的感情和想法;保郎活泼、开朗、爱哭爱笑。某天,伦生偷听到圆城说:由于保郎比伦生更具感性,所以初步决定收养保郎。正当他感到绝望的时候,保郎跟他说:伦生总是那么灰暗,又不笑,总说奇怪的话,看上去从来没有快乐的时候。就像人偶一样,所以才不行。如果自己成为了圆城家的养子,第一件事情就是要把伦生出去。悲伤而绝望的伦生,气愤之余推了保郎一把,没有想到保郎从楼梯上摔下去,死了。混乱的伦生只想着不能让圆城知道,不想被他讨厌,想要掩埋尸体,双手沾满了泥土和血。此时,隼人来找伦生,伦生向隼人求救。看着一心仰慕着圆城,对自己求救的伦生,隼人决定替伦生顶罪。伦生因为受到刺激,并发了肺炎。而他在医院的时候,隼人因为顶罪而被送到了少年院。(这就是小说开端,饭沼用于胁迫伦生的“秘密”。第三章开始,是隼人视点,因此有他的心理活动。我觉得隼人的心态和SLAVE系列里的冴木很相似。华藤老师自己也说,两个人是很相似的,是精神上的M,OTL。他们两个都在孤儿院里生活过。他们都深爱着小受,但是当发现小受对自己的感情是憎恶,觉得既然不能让他爱上自己,不如让他憎恶自己。在他们的“爱”里总是充满了“自我牺牲”的精神。他们都不善言辞,虽然“攻”的时候有很多“言葉攻め”,但是关键的话却总是藏在心里。)

| ホーム |


PREV PAGE «  BLOG TOP  » NEXT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