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C2ブログ

プロフィール

二人静

Author:二人静
本博重度腐向,非喜勿入
博主俗人一个,不喜勿交

本博的日语翻译练习,纯粹出于个人的兴趣,严禁擅自转载、散播。

只论风月,不言国事
漫无目的看书
漫无目的听碟
漫无目的度日

排名不分先后
关注作者:
腐向
華藤えれな 、木原音、崎谷はるひ 、英田サキ、和泉桂
正常向
琼瑶、三毛、席绢、金庸、村上春树

关注漫画家:
安达充、仲村佳树、树夏实、田村由美、绿川幸

本命声优:
野岛健儿、神谷浩史、森川智之、三木真一郎

声优组合:
西野(小西克幸、野岛健儿)
西润(小西克幸、福山润)
森樱(森川智之、樱井孝宏)
森寻(森川智之、铃木千寻)
三神(三木真一郎、神谷浩史)

最新記事

最新コメント

最新トラックバック

月別アーカイブ

カテゴリ

カレンダー

03 | 2009/04 | 05
-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 -

黒ねこ時計 くろック D04

検索フォーム

RSSリンクの表示

リンク

ブロとも申請フォーム

QRコード

QRコード

普通のひと 剧透

普通のひと SHY NOVELS 227 作者:榎田 尤利

普通のひと(大洋図書)

  
榎田尤利的老师的书看的并不是很多,这次听说这部小说堪称经典,而且是两本文库合二为一的,就觉得应该是物有所值。好久没有看过平淡清新的BL小说了,想着可以换换口味。果然没有让我失望啊。书到手的时候,真的很惊讶,竟然有326页,而且还是双栏的,而且还有新写的番外,真正算是物有所值了啊。而且封面设计和以前的大洋小说稍微有点不同,底色是白色的。把这本和之前购买的大洋图书陈列在一起,果然很异类。看了下人物设定,是38岁的大叔和32岁的大叔组合,两个人都是出版社的工作人员。果然是很普通的设定,很普通的背景,但是相信这应该不是一个普通的故事。


普通的人
如果要买饭团,就要买红豆饭团,这是花岛光也自己的规则。某天晚上,花岛光也到便利店买饭团,红豆饭团只剩下最后一个,但是伸出手的却有两人。这是花岛光也和的场宗宪的第一次相遇。的场把最后的红豆饭团让给了花岛。[这里有张两个人拿饭团的插图,实在是太有意思了。根据榎田的描写,两个穿着西装的男人,一个伸出了左手(花岛是左撇子),一个伸出了右手;两个人的另外一只手里都提着超市的购物篮,篮子里都放着几罐啤酒。根据描述画出来的插图很是好看。没有天雷勾动地火的一见钟情,两个人都觉得习性很相似。]这是的花岛刚刚面临失业,工作了四年非常喜欢的设计工作室倒闭了,不得不重新寻找工作。
第二次和的场见面是在新的工作场所。作为契约职员到出版社工作的花岛,第一份策划就遭到了营业部门重镇的场的反对。拼着一口气也要好好表现的花岛加班到深夜。的场为他送来了吃的,是红豆饭团和饮料吧。两个人开诚布公,的场询问花岛说自己有编辑的经验是否是说谎,花岛坦然承认,的场并没有责怪他,对于工作难觅的世道,说些谎话也是可以理解的。临别时,的场询问花岛是否愿意跟自己去营业的书店参观。花岛表示愿意。[第一章是花岛视点,下一张转为的场视点。]
的场带着花岛到书店见习。(这一段完全都是业务性的描写,就不细说了。)中午的场和花岛到快餐店吃中饭,聊了些关于住所啊、家庭啊这类的问题。花岛32岁,未婚;的场38岁,离婚。两个人的公寓很近。接下来,是萌点啦!的场吃完了所有的饭菜,但是唯独把西红柿挑出来放在了边上,因为他不喜欢吃。花岛空着手将那些西红柿拿着给吃了!的场惊讶的不得了。花岛说:在所有的蔬菜里面,西红柿的颜色尤其鲜艳,非常惹眼,所以他觉得如果不把西红柿吃了会感觉到对不起西红柿。听完了花岛的发言,的场笑喷了。
某天中午,的场和出版社的同事真砂小妹妹一起吃饭。真砂说起了一件关于花岛的趣事。又是萌点!之前,的场从外出差回来,带回了一些荞麦茶,放在茶室。有一天,她看到花岛竟然在吃荞麦茶,不是吃泡过的哦,吃的是本身,就好比吃茶叶那样的。的场越来越觉得花岛实在是很很可爱的人。顺便发觉,真砂小妹妹对花岛有好感。(话说荞麦茶这种东西,想起我办公室里也有说,什么时候拿出来尝尝。)
花岛请自己的朋友若宫帮忙设计他策划的新书的封面,并请的场提供意见。若宫送给花岛某个会员制的BAR的招待券,这招待券是他的表哥幸辉送给他的。花岛邀请的场一起去那家酒吧,却没有想到竟然是家GAY BAR。的场询问花岛是否觉得在出版社的工作并不是他本来的愿望;花岛觉得很生气,因为的场的询问让他有被最信任、最在意的前辈怀疑自己是否用心的意思。的场表示,并非如此,因为之前真砂给他看了花岛26岁左右设计的某件作品,觉得他不再以设计为本职很可惜;但是一方面,如果花岛如果不打算在出版社长期工作的话,自己也会觉得很失望的。的场去外面抽烟的时候,幸辉询问花岛,是否真的是直人。因为,他和的场的气氛实在是太暧昧了,这是幸辉的感觉,当然他没有直接告诉花岛。花岛说:我只是个普通人而已。幸辉愤怒起来,并质询他,难道身为GAY的他们就是“不普通”吗?作为惩罚,他夺去了花岛一个吻。的场刚好进来,目睹了这一幕;花岛受刺激过度,直接“石化”了。[其实,不管是花岛还是的场对彼此的态度,其实都不是那么单纯的同事关系。但是因为两个人都是直人,所以并没有往那个方向思考,但是作为GAY的若宫的表哥幸辉却本能地感觉到了两人微妙的气氛吧。哎,虽然觉得花岛的和男士初吻不是跟的场有点遗憾,但是脑中想着石化的花岛的样子,真的实在是太可爱也太好笑了。]
受刺激过度的花岛,与的场喝了好多酒。花岛虽然走路很稳健,但是说出的话和行为都显得很脱线。他竟然在电车中,大胆地说,和男人接吻的感觉,与和女人接吻的感觉,其实也没有什么大的差别。在回家的路上,不抽烟的他又跑到和的场第一次见面的超市买香烟。他询问了的场什么牌子,的场满以为他会送给自己,没有想到他却自己塞进了胸前的衣服口袋里。的场将花岛送回了家,花岛询问的场:什么才是“普通”呢?这让的场不禁思索“普通”的定义。次日,若宫因为封面设计的事情来到出版社,完成工作接洽后和出门进行营业活动的的场聊了天。他告诉的场,自己曾经因为一些困扰而陷入酒精中毒的境地,那个时候花岛作为一个朋友无论受到多少委屈都没有抛弃自己。两人分手后,的场再次思考花岛所提出的问题,什么才是“普通”。[的场果然是个成熟的大人啊,思考问题算是比较深入的吧。“普通”这个话题使得花岛生平第一次被男人吻。而这个问题又成为了的场的思考的题目。的场之所以会那么在意花岛的话,其实就不是一件很平常的事情吧。文中,说到:所谓的“普通”其实是一种大多数人认为“普通”的状态,其实并没有必然的证据。而人们,当把自己归入“普通”这一类以后,就会觉得安心。我觉得,榎田先生肯定自己也曾经思考过这个问题吧,蛮喜欢先生的议论的方式的。榎田先生写文大多带着一份诙谐和调侃的笔触,有的时候夹叙夹议的议论又颇有让人值得深思的地方。从这一点来看,觉得和席绢很相似。当狂迷言情小说的时候,之所以喜欢上席绢,就是因为她的一份诙谐和一些独特的议论吧。]
花岛和真砂一起出去喝酒,原本答应要一起去的的场却没有出现。真砂向花岛暗示了好感,并表示想去花岛家里看他过去的设计图。在家附近的超市里要买东西的时候,花岛碰到了正在购物的的场。花岛一下子冷却下来,在家门口拒绝了真砂,导致和真砂的关系关系变得紧张起来。周末,花岛找的场商量真砂的事件,结果被邀请一起吃饺子。开始两个人的气氛很宽松愉快,花岛还说笑:的场就像爸爸一样。说到正题的时候,花岛表示其实自己对真砂也不算是有那种意思,因为看到了的场才忽然冷静下来。两个人说着说着,花岛就焦虑起来,想要回家。的场却抓住花岛,告诉他:自己才是没有想到花岛会和真砂发展得那么快。花岛问他为什么的时候,的场却说,是因为和真砂共事那么久,如果两个人忽然有所发展,在心里会祝福他们,但是也会觉得有些寂寞。[这两个真是看的让人着急的不行。明明花岛和真砂只是因为形势发展,顺便有了那个意思,看到的场才醒觉过来。如果不是喜欢的场的话,根本不用介意他的想法吧。的场也是,明明心里很不高兴,觉得粘着自己的小猫忽然被人家抢走了,觉得生气,却不能确认自己的心情。我觉得这段心理纠结实在是写得太好了,正因为两人都是直人才会难以突破这层关系。BL小说里,总是发展得很快,马上就意识到自己的心情,马上就有了那个意思。如果说本身是GAY,还比较好说,如果是直人,真的会让人觉得想不明白。]花岛回到家后,点起了上次和的场一起的时候买的烟,一边吸着一边沉醉于香烟的味道中,觉得好像是沉浸在的场的味道中一样。他觉得自从和的场相遇以来,自己的心中仿佛落下了一种不知名的植物的种子,它开始发芽、开花。但是,这朵花很美丽,却并不“普通”。虽然想要将之践踏在萌芽状态,但是却觉得这可能是一生才开一次的美丽花朵。[这段心理描写写得很好。花岛吸烟的事情,让我想起《美人》,松冈将宽末吸过的烟蒂收在了自己随身携带的烟灰缸里;让我想起了《穷鼠梦见起司》,小受在小攻离开之后,却一直没有处理烟灰缸。觉得在BL小说里,烟啊都能带着一些浪漫的感觉。]
花岛在校对中犯了错误,把版权页出版社的电话号码写错了。营业部的部长开始对花岛说教,的场知道以他的阴湿的个性,足足可以说上一个小时,为了帮助花岛,他对花岛大发雷霆。看着的场生气,营业部部长不再说什么了,而且周围的同事都劝阻的场,提出现在应该好好考虑解决的方法。花岛因为的场的训斥,变得极端低落,并开始避开的场。的场为了解释误会,到他的公寓找他,跟他解释,之前只是一场戏而已。花岛哭泣了起来,并且告诉的场:自己因为的场的训斥而低落,而感觉到心痛。的场领悟到,面对着自己哭泣的花岛,对自己的感情并不寻常;而自己看着哭泣的他,想要拥抱他的心情,也绝对不“普通”。但是,他却没有勇气踏出关键的一步,只能狼狈离去。[小说里,有一张花岛坐在地上哭泣的插图,而的场一脸的不知所措。两个人各自的挣扎和迷惘都表现在了这一幕里,真的很传神,很萌。]
领悟到自己对的场的感情,花岛开始避开的场,在工作之外尽量不和他发生关联。并且找好朋友若宫商量这件事情,若宫告诉他,即使的场不接受、不知道花岛的感情,但是花岛仍然拥有在心里恋慕的权利。周末,若宫的老家给他送来了很多蔬菜,他邀请了花岛、表哥幸辉和他的同性的恋人西罔在幸辉的家里,开火锅PARTY。花岛并不知道若宫还邀请了的场,因为紧张喝了很多酒,并在幸辉的家中睡着了。幸辉的恋人不胜酒力也睡着了。幸辉看出了花岛和的场两人之间的好感和迷惘,他让的场躲在一边,看自己和西罔亲热。的场有了反应,并知道自己在幻想中将西罔替换成了花岛,自己也有着拥抱花岛的欲望,切切实实地了解了自己的感情。花岛酒醒之后,两人一同回家的路上,的场对花岛告白了。[若宫真的是个很体贴的朋友,在适当的时候在两人背后推了一把。而幸辉实在是有够胆大,竟然搞现场表演,还好恋人醉得迷迷糊糊。不过如果不是这个强烈的刺激,估计很难敲醒固执又迟钝的的场吧。]

总体感想
小说的第一个篇章在这里结束了,相当于过去的一本单行本。
本篇分为8个章节,交替交换视角,让我们能够及时掌握两个人的心态的变化。我个人其实很喜欢这种写法的,最近華藤えれな先生的小说,也有采用这种视角。不过我觉得榎田尤利老师在这本小说中的处理优于華藤えれな的《虜囚》,因为《虜囚》在视点交换的时候,仍然会重复上章的章节,显得有些拖沓,不够紧凑。榎田尤利先生则是着眼于对发生的事件的人物的心情的描写,没有过度重复情节。
小说整体来说,算是清水,因为两个主角都是直男。我觉得,《普通的人》写直人的心态写得很好,有陷入的过程;而陷入的过程中,不是没有挣扎,没有迷惘。光光是这一点就比很多BL小说强了。有的小说,写得好像全世界的男人都是GAY似的,很容易地就陷入到恋爱的漩涡里面去,然后长篇累牍地写H。另外,幸辉和他的恋人西罔,不知道为啥让我想起《上海金鱼》里的小受,还有《透过性恋爱装置》里经营GAY吧的那个大叔。如果能够发挥一下,应该也很好看啊。不过这部小说写了好久了,到现在都还没有写这对的话,估计是没戏了吧。哎,真有点遗憾。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 ホーム |


 BLOG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