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C2ブログ

プロフィール

二人静

Author:二人静
本博重度腐向,非喜勿入
博主俗人一个,不喜勿交

本博的日语翻译练习,纯粹出于个人的兴趣,严禁擅自转载、散播。

只论风月,不言国事
漫无目的看书
漫无目的听碟
漫无目的度日

排名不分先后
关注作者:
腐向
華藤えれな 、木原音、崎谷はるひ 、英田サキ、和泉桂
正常向
琼瑶、三毛、席绢、金庸、村上春树

关注漫画家:
安达充、仲村佳树、树夏实、田村由美、绿川幸

本命声优:
野岛健儿、神谷浩史、森川智之、三木真一郎

声优组合:
西野(小西克幸、野岛健儿)
西润(小西克幸、福山润)
森樱(森川智之、樱井孝宏)
森寻(森川智之、铃木千寻)
三神(三木真一郎、神谷浩史)

最新記事

最新コメント

最新トラックバック

月別アーカイブ

カテゴリ

カレンダー

10 | 2019/11 | 12
- - -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黒ねこ時計 くろック D04

検索フォーム

RSSリンクの表示

リンク

ブロとも申請フォーム

QRコード

QRコード

言ノ葉日和【完】 原作:砂原糖子

有的事情,觉得在自己在心中考虑过以后,就算完结了。
当还是小孩子的时候,就经常被人询问:“修一,你到底在想什么呢?”
通常这个时候,说话的大人必定是一副困扰的表情。其中,也有人用着充满悲哀的眼神凝视着自己。送给自己圣诞礼物或是新年红包的亲戚尤其如此,有的时候被人用仿佛在责备自己的眼神所凝视,自己就会想“也许是自己的回礼还不够吧”而感到悲伤。
高兴、愉快,还有悲伤。即使感情要从心中满溢出来,但是,要将之表现出来却是那么艰难。感情,是无需传达给他人而存在于自身内部的东西。并不是需要传达给他人知道的东西。已经存在于此的东西,赋予其形式而表现出来——自己对这种事情并不擅长。
为什么大家都能够轻而易举地用言语和表情表达出来呢?
读小学的时候,第一次得到的通信簿上,写着:“好像有些不擅长与人交流啊。”
第二年、第三年也是如此。虽然表述的语言有些微的差别,但是意思确是相同的。虽然明白这些话的意思,却总是因此而情绪低落。自己的成绩并不差,却像成绩很差而不敢让父母看到家庭联络簿的孩子一样,考虑着用什么样的方法才可以将它藏起来呢。
即使这种时候,自己的感情果然也没有表现在脸上吧。此时,仅有的几个朋友在身后说着寒假或是暑假的安排,并询问自己的意见。忽然觉得心情更加沉重了。
不知道为什么,妹妹却能够理解自己。
“哥哥,怎么了?今天不怎么有精神啊。”
在回家的路上和的妹妹一碰面,妹妹看着与平时应该没有什么不同的自己的表情,马上担心地询问。

 

“好高啊。竟然可以够到那么高的地方啊!”
海豚跳跃至半空将投向空中的红色皮球顶起,瞬间泳池周围爆发了“哇!”的欢呼声。坐在长谷部身旁的恋人余村和明,望着青空之下一次次高高跃起的海豚,发出感叹的低语。
八月末。两人的休假好不容易又再一次重合,长谷部选择了水族馆作为两人约会的场所。
下午的海豚秀的观众席,座无虚席。暑假期间的水族馆满是成群结队的年轻学生和带着孩子的父母,由于是工作日,少有成年人组合。两位成年男士的组合,恐怕在偌大的观众席中也是屈指可数吧。
但是,谁也不会对此感到在意吧。因为观众的视线都在泳池中强力地游动着并展现着绝技的可爱海豚所吸引。
近在身旁的泳池中,海豚一跃而起,尾部华丽地拍打着水面,激起的水花向观众席袭来。
“……呜哇”
长谷部发出吃惊的声音。由于不知什么时候就被余村的侧脸吸引去了全部的注意力,毫无防备地被水花溅了一身。
“修一,没,没关系吧?”
余村一脸焦急地看着T恤的颜色由于溅到水而变色的长谷部。
“啊,一时之间发呆而疏忽了,余村你没事吧?”
“恩,稍微有点湿而已,反正是夏天一会就干了。要用么?”
接过余村递过的手绢,借以掩饰自己发红的脸颊,长谷部不禁笑了起来。内心轻叹“真是没有办法啊”,叹息的对象不是海豚,而是被余村吸引了全部视线的自己。虽说两人已经交往了三个月了,仍然时常对于余村竟然会在自己的身边而感到不可置信。
与在职场时完全不同的轻松的表情。与过去相比,余村现在能够展现出更为自然的笑容了。
“已经好多年没有看海豚秀了啊。”
听到余村更加放松了的声音,长谷部也感到非常高兴。
收拾注意力,重新开始看表演,紧接着是海狮还是北海狮的表演,三十分后全部表演都结束了。
“虽然被溅地蛮湿的,但是真是很愉快啊。”
“恩,我也是,看海豚秀是童年时以来的第一次。太好了。本来还担心带余村到这种地方来,说不定会让你感到无聊。”
“为什么呢?我很喜欢水族馆哦。很漂亮,夏天的这里又很凉快。”
随着人流又进入了室内的空间。正想向还没有参观的楼层进发,却被水族馆一角出售礼物的柜台吸引了注意力。
“我去为果奈买个小礼物,可以么?”
“啊,那么我也为果奈……”
说了一半,余村露出“啊”的表情抬头看着自己。
“两个人一起去了水族馆,会不会很奇怪啊?”
“我认为不会有这样的事情的。而且她好像还为我隔了那么久终于又交到了朋友而感到高兴呢。那家伙也许会说,我也想要一起去呢。”
“不管怎么说,比起和我们在一起,果奈一定更乐于跟男朋友一起去约会吧?”
“啊——说得也是……”
脑中浮现出每周都和公司的同僚的男友一起出去的妹妹的脸。
礼物卖场,密密麻麻地陈列着以海豚为中心的海洋生物为模型的商品和点心。在货架周围走动的余村,在治愈系商品的柜台前停住了脚步。
“这个,怎么样?很可爱,不过不知道果奈会不会喜欢。”
余村拿在手上的是手工缝制的海豚形状的小玩偶。
“啊,应该会喜欢吧。那家伙虽然看上去比较成熟,其实啊很少女趣味的,房间里尽是卡通角色的小玩偶。”
“欸,是这样么。稍微有点意外呢。那么再可爱一点的怎么样?”
心想着知道了妹妹的事情哪里有任何乐趣可言呢,但是余村却露出了比看海豚秀还要高兴的表情。开始热心地一个一个观察货架上的商品。
“那个……余村,很高兴呢。”
“欸?啊,好久没有为其他人买礼物了。我家里又没有兄弟姐妹。”
余村不怎么谈到自家的事情,但是曾经说过:“家里没有兄弟姐妹,孩提时代家里没有玩伴,真的很无聊。”
“啊,修一!这个怎么样?”
这次因为海狮的小商品而双眼发光的男性的脸,让长谷部和看表演时一样,不知不觉地看入了迷。看到恋人快乐的表情而感到高兴,或许是一件理所当然的事情,但是不仅仅是如此,还有一种松了口气的感觉。
安心感。这种感情因何而生,长谷部是明白的。
不久之前,余村还能够听到人们内心的声音。
最初感到无法相信。虽然嘴上说着“我相信”,但是内心时常有另外一个自己说着“简直无法相信”。一方面是觉得“从现实的情况来考虑,是不可能的”,但是另一方面极力想要否定这件事情,是因为对于自己来说,这件事情是非常不合时宜的,而选择了从这件事情上移开注意力。
对于“相信”和余村本身感到恐惧。
对于任何人来说,被窥视内心都不是一件让人感到愉快的事情。但是,在讨厌的感情浮出之前,首先感到的是“恐惧”。对于被知道内心的恐惧。对于连这种恐惧的感情都会被知道的胆怯。
自己的踌躇那个时候深深伤害了余村,对于这件事情,长谷部至今仍然感到后悔。
在他眼中所呈现出的世界——在他耳中所听到的世界,是一个怎样充满着杀伐的世界,现在的自己好像能够体会到。换位思考一下,那是多么让人无法正视的状况,也能够明白了。
因此,看到余村的笑脸,可以让自己感到安心和愉快。
想要珍惜他。余村年龄比自己大,是个成人男子,并不需要自己的保护。虽然知道是很愚蠢的想法,却想保护他让他远离会伤害他的事物。
曾经听说过:以前有过一个打算要结婚的女朋友。但是她却不是真心地喜欢自己——
余村至今为止和几个女人交往过这种事情自己并不知情,因为知道了也只会感到无意义的嫉妒而已,所以也没有打算要询问,但是可能并不少吧。
这其中有了决定要结婚的女性。
余村受到了多么严重的伤害啊。当他诉说这件事情的时候所表露出来的极端寂寞的表情至今仍然深深地刻印在记忆之中。
“呐,呐,这件比较合适啦。”
个子很高的长谷部,抬起头来,将目光停留在不远处站在货架前的一对青年男女的身上。
那是一对感情很好,正在挑选礼物的情侣。将T恤在彼此的身前比来比去,说着哪件比较合适哪件比较奇怪。并不是什么稀奇的购物场景,却让人不禁浮现出微笑。
——就像这样,他和那位女性交往过吧。
但是有一天却忽然知道一切都只是表面文章。
第一印象酷酷的、板直的余村,其实是个非常温柔的人,成为恋人后也不是会展现出非常甜蜜的一面。
是多么深的伤害啊。
一心深爱着那位女性的心,背负着怎样的伤痛啊。
他所背负的伤痛,如果自己能够治愈的话就好了。
如果这点做不到的话,至少自己绝对不愿让他再露出那么悲伤的表情。
“修一,果然还是决定要选这个。你准备要为果奈买什么?点心么?”
忽然在面前露脸的余村,想要征询长谷部对商品的意见。他脸上展露的笑容,让长谷部感到非常快乐。

在附近的餐厅吃了晚饭。
从水族馆出来的时候,西边的天空还是一片被夕阳染红的颜色;当悠闲地吃完晚饭的时候,夜幕已经落下了。
餐馆旁边,若是周末必定情侣云集的公园,今晚却几乎不见人影。感受着带着些许潮水气息的晚风,两人在公园中精美地铺设好的小路上,悠闲地散步。
在面向着大海的一张长椅上坐下。虽然已经分辨不出沉浸在夜色中的大海在什么位置,但是大海对岸的街道上闪烁着的灯光却异常美丽。或者是为欣赏夜景而设置的长椅吧。
静静地并排坐在长椅上,长谷部静静地提出了话题。
“那个,是关于果奈的事情……”
“果奈?”
“我想总有一天一定要好好地告诉果奈。”
晚餐的时候,一直犹豫着是说还是不说的话终于说出了口。
“……欸?”
“当然前提是余村不觉得困扰的话。我想把和你交往的事情告诉果奈。”
“但是,那也……”
往身边看,余村一脸惊讶地张大了眼睛。
表现出这样的反应是当然的。但是,这是自己真正的心情。
“果然男同志的关系,如果是无意之间让她得知的话会很糟吧。但是,如果能够好好地告诉她……希望她能够理解。知道了以后,希望她能够承认我们的关系。我的,因为是我重视的人……”
不可能有自信。妹妹是不是能够接受两个的关系,长谷部也不知道。
喜欢上余村这件事,说明自己也是个同性爱者吧。但是就连自己也不是很清楚。
因为喜欢上了而变得想要。
希望被他所喜欢。想要得到他的心。想要得到他的身体。希望全部,都变成自己的所有物——不知不觉间头脑中被这些想法所充斥。
现在也仍然如此。
不知什么时候开始,像在等待答复一样凝视着余村,而视线一端的他却显出一脸困扰的表情。
“修一……那个,感觉像求婚似的。”
“啊,并不是那个意思……”
“我知道。”
焦急地说着,余村露出了苦笑。
看着余村的苦笑忽然想要反驳自己刚才说的话。虽然不是那个意思,但是被误解了也根本没有关系。
“……但是我觉得这么认为也可以。我想要一直跟你在一起……这种心情是绝对不会改变的,我可以保证……被认为是求婚也完全没有关系。”
“修一……”
会被认为很饶舌,但是却停止不了语言从嘴中冲出来。
“我也希望有一天,可以见余村的家人。”
轻轻吐露的真心话,让余村一瞬间脸色一变。
“那个……有点难办啊。”
知道或者是不行的,但是仍然像傻瓜一样感觉到失落。
“对不起,是啊。和跟果奈见面完全不同。余村并没有和家人住在一起……把身为男人的我介绍给家人,即使说是朋友,也会让人觉得奇怪吧。”
不敢看余村的脸。但是,对于拼命想要挽回自己刚才所说的话的长谷部,余村的反应是让自己没有想到的。
余村缓缓地摇头。
“不,不是这个理由。我自己,也有很多年没有和双亲见面了。”
“欸……没有见面吗?”
“跟双亲处得不是很好。是我自己在逃避……但是最近想法有点改变了。变得会觉得稍微见见也没有关系吧。可能这其中有不少误会……”
余村用含混的话带过。既然如此,现在或者不能说什么,但是如果能够往好的方向发展的话,自己是绝对支持的。
“这样啊……能够好好说清楚就好了。”
“恩,是呢。”
看到余村微笑的脸,忽然觉得轻松了很多。
“哈”似乎松了一口气,好一会儿两人都什么也没有说,只是静静地望着海。即使不说话,有个人呆在自己的身边的时间是多么令人心情愉悦,这是和余村交往以后,长谷部才第一次体会到的。
不知道什么时候,两人之间的距离缩短了,放在长椅上的手相互碰触,手指交缠在一起。
吹拂着的夏风带着一股热气,但是却显得那么温柔。让人一瞬忘记了白天的酷暑。
享受着仿佛是缓缓在抚摸着双颊的感觉,眯起了双眼。椅子上交握的手上传来被握紧的感觉。
“……修一,接下来要做什么呢。虽然时间不早了,但是来我家么?”
看着海的那端,这么轻轻地低语着的男人的头发前端,被风微微地吹起。
“是啊……如果现在去的话,可能不及末班车啊。”
余村的家离这里很远。如果去了,没有马上能够回家的自信。
被余村碰触的手指开始带着热意。只是指尖的交缠就让欲望膨胀起来,涌起了想要碰触的感情。
“住下来就可以啊。明天你要上班,如果在意替换的衣服的话,明天早些出门先回家换衣服……会很麻烦么?”
“不是,如果老是不在家会让果奈担心。那家伙,一直以为我是因为喝多了才住在你家的。”
是因为最初的那一次用了这个做借口的关系。让果奈认为,不时住在余村家,是因为自己喝得太多的关系。“哥哥,喝酒要讲究度哦。不能老是给余村先生添麻烦哦。”今天大清早出门的时候,被果奈这样叮嘱了。
只是想要呆在他的身边才那么做的,或者应该这样告诉她。因为至今为止从没有交到亲密的朋友的关系,虽然没有什么特别的理由也希望能够在一起,这么说的话,会不会显得不自然呢。
不擅长隐瞒和说谎。希望妹妹能够知道全部的事情,也有这样的考虑在其中。
“……这样啊,那么,下个休息日再到我家来也没有关系。”
不禁觉得余村的回应有些冷淡。感到椅子上握在自己手中的手有抽出的意思,长谷部想也没想就将之握紧了。
“那个,我喜欢你。”
虽然很陈腐,确是自己竭尽了全力说出口的语言。
以前,听到余村说自己的不安的时候,长谷部就对自己发誓今后要尽量把自己的想法用语言表达出来。想不出什么甜言蜜语,每次说出口的话或许都显得有些呆气,但是想要余村明白自己的心情。
余村转过头向自己这边看了一会以后,显出有些困扰的表情低下了头。
“……很过分啊,你。”
“……欸?”
“……明明说不行的,但是你这么说,我……”
“余村?”
不知道是什么事情让他感到窘迫。但是还来不及追问,余村就说:
“不,没事。没有什么了不起的事情。恩,我也……喜欢你。”
像吹拂的晚风般温柔的声音。是令人欣喜的言语,但是言语中的无力感却让人介意。
“差不多该回去了。”
余村站起身子,就这样向前走去。
慌张地追在余村的身后。不知道什么话损坏了他的心情。并排坐着的时候,余村并没有露出讨厌的样子;现在在行进中的他只是低着头。
“余村,那个,我……”
我说了什么让你感到不快的话么?果然是因为说了像求婚一样的话,让你心情不好了么?
“刚才……余,余村?”
刚好路过公园内一间小小的休息处的时候。
余村忽然停下了脚步。在早已经关门,没有灯光也没有人影的整洁的建筑物旁。才想着他终于抬头看自己的那一瞬间,余村忽然投入了自己的怀抱。
“……修一。”
他的手放在了自己的肩上,为此感到吃惊。
还没有回过神来的下一刻,唇上掠过被碰触的感觉。
来自余村的亲吻。拥有着比自己更为华丽更为纤细的相貌的恋人,平时感到他只是一个普通的男人的时间也是很多的。有的时候他会表现出让自己惊讶的行动力和直接的欲求。
“余……哇……”
身子被向后推,而靠在了身后的建筑物的墙壁上。下一刻唇被堵住了,是一个深吻。
到底是怎么回事呢?以为他在生气,但是这吻是那么甜蜜。
感觉到自己真的被索求,长谷部也被煽动地贪求起余村的双唇。
就像点起了一把火,热量在体内流窜。重叠在柔软的唇上,分开双唇,用更深的部分相互纠缠——潜入余村的口腔寻求他的舌。
虽然说没有什么人,但是并非无人。刚才还看见了在远处散步的情侣。一方面觉得如果被人看到了两人在接吻就糟了,另一方面又觉得即使被看到了也没有关系。
喜欢,喜欢。
感觉到余村,心情高扬起来。
想要把他嵌入自己的身体中一样,紧紧抱住手腕中的身体。
长长的、长长的吻。途中几次想要停止,但是还是觉得不满足,当解放了彼此的双唇、四目交接的一刻,甚至来不及调整彼此的呼吸,又陷入了掠夺一般的接吻中。
只是接吻根本不够。发现这一点,却不知道该怎么办,只有焦虑感不断地膨胀。
当把腰拉过来贴紧,从碰触的部分传来了轻微地颤抖。
“……啊……”
泄露而出的是细微而艳丽的声音。即使隔着衣物,也能够明显地感觉到余村的那里有了反应。
“啊……不是的,对不……”
看着他的眼,其中有着动摇,他慌忙地垂下双眼。一瞬间街头灯光闪动,让长谷部发觉余村的眼角、双颊都涨红了。
“余村,那个……”
轻轻落在自己肩头的头颅,让长谷部感到狼狈。
“……修……修一……”
绕在身后的双臂紧紧地抓着自己的衬衫。即使紧紧拥抱着他的身体,仍然觉得不够。
透过牛仔裤感受到了他昂扬的部分。无法平息自身的热度,而忍受着痛苦的恋人,让长谷部感到吃惊。
就好像在自己的怀中自慰一样。最初还有所顾虑的轻微动作渐渐变得大胆起来,隔着厚重的衣料也能够感受到余村的昂扬。
将额头放在自己肩上的男人,终于无法忍受一般发出了小小的呻吟。
“……啊……”
再也无法忍受了。看着这样的身影,怎么还能够冷静。
倚靠在自己身上,欲情高涨的恋人,让长谷部内心的爱情几乎满溢出来,同时也煽动了他的欲望。
“……余村,把脸抬起来。”
梳理般抚摸他的头发,发现恋人的耳朵整个儿都红了。
“请看……这边,看着我……”
抬起来的脸,夺去了自己的视线。
荡漾着的双眸凝视着自己。已经看过多次,只有在床上才能够看到的表情。那是索求自己时才会显现的表情。
回想起像溶化了一般的成熟的身体,被自己拥抱的那些瞬间,长谷部再也无法冷静。
想要把他吞噬一般,再次掠夺了他的唇。沉迷于探求余村的口腔,找到他的舌纠缠,吸入自己的口腔中品尝。
抱着他蠢动着的身体,想着也许他已经高潮了。
“和明……”
呼唤他的名字。平时觉得羞耻,也怕自己会在职场中随便叫出而抑制着自己不呼唤的名字,自然地转化为了语言。
背上双手紧紧攀附这自己。
“……想做。不行吗?非得……回去不可吗?”
余村几乎要发狂般地声音,在耳边想起:
“我想要你。”

 

长谷部有的时候会想:如果他现在仍然拥有能够倾听人们内心的声音的能力的话。
当然,并非希望真的如此,曾经感到那么恐惧的事情,现在的话时不时会想:如果现在余村也能够读出自己内心的话。
他会注意到吗?
他的言语、行为,一举手一投足,现在也是,会让自己的心情怎样地跃动。
这种心情,有好好地传达给他知道吗?是不是像孩提时代一样,没有能够好好地传达给他知道呢——长谷部因此感到不安。
如此快乐、如此幸福、内心被充满的感觉。
以前根本没有想过,会有这样的一天,让余村喜欢自己的日子到来。
第一次交谈那天的事情,至今仍然鲜明地记得。那是夏天的某日,刚好是一年之前吧。在店中的卖场中被招呼,回过头来,发现从来没有见过的男性从业人员站在那里。
“如果方便的话,请把这个吃了吧。”
看到递给自己的头痛药,感到了吃惊。
为什么他会知道现在自己正头痛地要死呢。只顾着吃惊,而不知该作何反应的自己,让他露出了稍微有点困扰的微笑。
“没关系吧?难道是讨厌吃药么,如果是很严重的话,还是不要太勉强比较好哦。”
温柔地对自己建议着。
“啊……啊,是。”
“那么再见,请保重。”
“啊,那个,非常感谢。”
对想要回到自己位置的背影慌忙地道谢,有那么一瞬间男人转过身来,露出一个微笑,转身离去。
余村和明。
亲切的男人的名字,从他挂在胸前的名牌上,从事务所悬挂着的时间表上,长谷部确认了他的名字。
这是一个怎样的人呢,开始在意起来。
只知道,他是不久之前刚刚进入电脑柜台工作的男人。不是正式职员,而是契约职员。稍微询问了一下店长和同事,知道他是一个虽然刚来不久,但是工作却很出色的男人。虽然从表面上看不出是很擅长说话的人,但是既然是被安排到电脑柜台的人的话,一定知识非常丰富吧,自己擅自这么下了结论。
越是知道他的事情,就越是意识到他的存在。
是解除了自己头痛困扰的男人,稍微在意一下也是理所当然的吧,虽然这么想着,但是一个月过去了,两个月过去了,头脑中仍然被“余村和明”这个男人占据的事实却未曾改变。
应该说,时间过去越久,这种倾向越是强烈。
每天早上,到了店里首先要做的是寻找他的身影。
如果看到他的脸,就会觉得松了一口气。如果他休息了,就会觉得寂寞。明明连送自己药的感谢也没有能够好好地表示,并不是能够和他自然交谈的关系。
对他人的事情拥有这么浓厚的兴趣,还是第一次。
关于他的传言也很在意。是什么时候呢,路过电脑柜台的时候,看到有客人在寻找余村的身影。
是一个年轻女孩子和一个华丽女性的组合,看不出是对电脑感兴趣,看上去寻找余村也和商品无关的样子。
或者,以前购买电脑的时候是余村招待的吧。
“啊,那个人真的有点帅呢。和哪个演员很像。眼角呢,带着点忧郁吧?”
“不在呢,今天休假吧。”
“说不定只是午休哦,再等等么?”
“欸——也不至于做到这个份上吧。”
对余村有兴趣的女性,一边说着反对的话,一边在卖场中东张西望。
那是第一次知道余村是个受女性欢迎的人。
余村确实拥有着端正的相貌,肤色比较白,近看的话会发现他的瞳孔和头发一样都是茶色的。能够一见就给人留下这种印象的话,瞳孔和发色的色素应该是比较淡吧。
眼睛并不小,是明显的双眼皮,总是望着远处的眼神显得有些寂寞。那就是女性客人所说的“忧郁”吧。
人的长相,有所谓的美丑,自己从来没有意识到过。想起来,忽然希望能够极近距离地观察他瞳孔的颜色。果然想要近距离确认谁的脸,也是第一次吧。
说起来,从来没有见过他好好地笑过。
不,接客的时候有露出笑脸,但是总是带着一种疲惫的表情。当在脑中描画余村的形象的时候,浮现在脑海中的总是他华丽的容貌,和与之不相称的悲伤的表情。
忽然有个唐突的愿望浮现出来。
——想要看他真心欢笑的样子。
当他回到家的时候,是不是也会露出真心的笑容呢?
在恋人或者朋友面前,一定能够展现出自然的笑容吧。自己无法进入那个圈子真的是很遗憾,但是至少希望能够在身边看到他放松的样子。
自己的想法并不是对于一个恩人应该有的,长谷部渐渐明白了。
是卖场收拾起制冷电器,开始摆上取暖器的时候。在仓库里遇到了余村。站在货架前的余村,在最底下的柜子里寻找着什么。怎么也找不到要找的商品,额前的头发总是掉下来,遮住他的视线。
一瞬间涌起了想要抚摸那头发的欲望。将那粟色的头发撩拨上去,好好地看看他的脸。想要好好地看看他的眼眸。
因为觉得这种想法实在不是普通人会有的,而感到了罪恶感。“需要我也来帮忙找吗”的话也没有能够说出口。
“你辛苦了。”
从狭窄的通道中擦肩而过的瞬间,向他问候。
仅仅是这样,胸口的鼓动就无可遏止地高扬起来。
“啊,你也辛苦了。”
余村虽然回应了自己的问候,但是全副心思仍然在那个箱子上。抬起来头来,眼神草草地从自己的头上掠过,又重新回到了箱子上。
并没有好好看自己的眼神。想着说不定,他早就记不得药的事情了,长谷部感到了异常的失落感。
那一天他没有把自己作为交谈对象的事实,比起和余村交换了言语的事情,带给了长谷部更多的冲击。谁也没有注意到自己心境的变化,但是回到家中的时候,被妹妹担心地询问:“发生什么事情了吗?”
第一次体会到的感情。因为谁的存在,而使自己内心激烈地动摇。仅仅是看到他的身影,就觉得上班也很快乐,要挤满员电车也不以为苦。另一方面,也因为对方的言行所左右。
在那之前,长谷部的每一天一直都是单调的。虽然刚刚读高中的时候,双亲的离世带来了不小的冲击,曾经有过一段慌乱的时期。但是当生活安定下来以后,也不过是工作而已。
没有什么不满。自己的人生和他人不同,没有大学,也没有令人慕的职业,但是认为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实际上能够早些自立,用自己的力量供妹妹读短大,对于自己来说是个小小的自满。
但是,妹妹也成为了社会人,也说到了要结婚的事情,忽然发现自己前进的道路还是含糊不明——与余村的相遇,是转折点。
胸中涌现出来的各种想法,渐渐地扎了根。无法抑制地在胸中不断膨胀,虽然痛苦却无法舍弃。
自从意识到余村的存在之后,过了半年。
季节转入了冬季。
几乎没有交谈地度过每一天。加班完成了工作后离开商店回家的路上,偶然看到了余村的身影。
余村正在仰视李在小广场上的装饰好的圣诞树。
用金色的小灯装饰、显得闪闪发亮的圣诞树。仰望着高耸的圣诞树的余村的脸上,显出如往常一样无可言喻的表情。
在等谁吗?余村穿衣服的品味很好。白色的大衣也好,手上拿着的手提包也好,就像不错公司的职员一般。想起了余村曾经在软件公司工作过的传言。
从车站中走出的可爱娇小的女性,看上去正向余村的方向走去。
那一瞬间,感到了胸口如同撕裂拧紧般的疼痛。
好痛苦。但是却挪不开视线,长谷部只是静静地望着在远处站着的余村和那个女性。
女性从余村的边上走过,跟边上的另一个男性搭话。
是自己误会了,却因此松了口气。
余村仍然继续望着圣诞树。
如果自己能跟他搭话就好了。但是,长谷部明白,自己对他抱有的感情,对于他来说只是一种困扰而已。
喜欢那个人。
对我说了温柔的话。美丽的,总是带着寂寞表情的那个人,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喜欢地不得了。
——余村。
余村,余村——想要听你的声音,想要你看着我。希望你能够了解我。
我喜欢你。
明天就是圣诞前夜了。在余村离开之前,长谷部只是站在那里,静静地看着他。

换了枕头就无法入睡,自己应该是和这类的纤细无缘的,但是这一天睡眠比较浅。
当朝阳的光线从窗帘之间射入的时候,长谷部就醒了。
陌生的天井、陌生的房间。不是余村公寓的房间,是昨天两人所利用的海边的爱情宾馆的一室。原本打算回去的,结果还是住了下来。
发了MAIL给果奈,说自己要在外面住一晚。但是觉得如果这样的事情不断重复下去的话,果奈发觉也只是迟早的事情吧。
但是,并不后悔。
宽阔的双人床,即使是两个男人睡也足够宽敞足够舒服,身边余村正沉睡着。长谷部观察着头和身体都依偎在自己身边的男人。
不想叫醒他,很长的一段时间里,只是屏住呼吸静静注视着他。
靠在肩头的余村的鼻子,发出规律地呼吸。落下的薄薄的眼睑,时不时有些轻微的动作,好像快要苏醒了。用指尖掬起那一半覆盖在眼睛上的发梢,那一瞬间余村好像听到呼唤自己的声音似的睁开了眼睛。
慢慢地眨了眨眼,看了过来。
“……早,修一”
眼神还有些呆滞。大概,还没有完全睡醒吧。看着那张无防备地看着自己的脸,长谷部就像长时间被命令“等着”的狗狗一样再也无法忍受,用手撩起那簇头发。
“恩……什么?”
用心地看着他的脸。曾经一直不能够近距离观察的眼眸,带着不可思议的表情看向自己。
“和明的眼睛,是带着点灰色的呢。”
“欸……眼睛?嗯,啊……是吧。小时候经常被人这么说……我倒是不怎么在意……”
带着睡意,余村回应到。长谷部支起身体,压在他的身上,他吃惊地睁大了眼睛。
“什么,为什么……”
将他的双肩压在舒适的大床上,吻了他。
双唇轻轻地重合。第一次只是轻触,第二次则变成了深吻。带着一点强硬地让他张开嘴,将舌头探进。
在口腔的深处相互纠缠,紧贴的身体开始有了反应。
“……恩,怎么了?修一,忽然……”
“那个……想起来了。在能够和你交谈之前的事情。”
长谷部边说着,边碰触着不明白自己在说什么的男人的唇。
本来只打算亲吻的。但是当肌肤相触的那瞬间,昨晚多次试图平息的热力又恢复了。
两个人都还没有穿上衣服。手指在侧腹上游走,余村的肌肤像要把自己的手指吸住一样,感觉到体温也随之上升。
还是说,发热的只是自己的指尖呢。
“和明……已经,不可以了么?今天有工作……不早点离开这里不行。”
询问的声音,并不仅仅是想要唤醒他。
“欸?……”
“想做。不可以么?”
抱住他的腰,长谷部的另一只手滑了下去。
剥开薄薄的臀瓣,指尖在狭窄的部分探索。寻找到的腰的深处,那个只有自己才知道的地方,像要确认似地潜入了一根手指,吃惊的余村身体带着一点紧张。
“……啊……”
“……不行么?还很柔软……疼么?太勉强了么?”
虽然多次留宿在余村的家里,但是考虑到余村身体的负担,从来没有贪求他到天明过。而且,每次都尽可能小心地对待他的身体,但是昨天的自己好像除去了紧箍咒似的。
来自余村的索求让自己高兴地不得了。
长谷部深知:到现在为止,都是因为他配合自己,行为才得以成立。
恋人也是男人。过去曾经和女性交往过的他,一定觉得和自己的SEX充满了异样的感觉,更不用说进入那里了。
使用润滑剂的SEX,余村也从中得到了快感,但是每次一开始的时候他似乎仍然会觉得紧张。
但是,昨天,余村向自己索求。说着“想要”而向自己索求。
提出去宾馆的是余村。进入房间,又继续接吻、拥抱——比公园里更加奔放的他,用着平时想象不到的带着点震颤的蛊惑的声音说着“想要”。
根本无法保持理性,长谷部比平时更加性急。一次行为结束后,仍然无法放开他的身体,在床上不断地交缠,直到自己和余村都几乎丧失意识般地沉入睡眠之中。
“……恩,可以。”
伸出的双手圈住自己的脖子,仍然带着些许睡意的余村的声音,在耳边轻轻响起。
“真的可以么?再做也……”
“恩……如果你想要的话。”


 

在余村的唇上、脖子上、散落了吻痕的胸口上,落下如雨似的轻吻,抱住他的双腿,将之打开。将昨天痴迷地不知多少回将两人连接在一起的部位显露出来的体位,让余村有些抵抗。
“不要……不要……这种姿势……”
但是这种反抗,只是为长谷部的欲望火上加油。
“和明,和明……”
越来越渴望。抚慰一般的呼唤,使得余村一边摇着头一边变得安静了下来。因为早起和害羞而显得湿润的眼眸就像催促着自己一样,长谷部将自己的昂扬慢慢地挤入他的身体。
像是想要爱抚的先端一般,余村的腰不自觉的摇动起来。先端开始滴落体液。
“……啊……”
随着入口渐渐打开,余村发出了呻吟。
还显得很柔软的部分顺从地打开,将长谷部变硬的性器吞入。当进入到最深处,感受到内部被充满的余村开始发出啜泣一般的声音。
“……啊……不……不要……”
并没有不顾他的感觉强行进入的打算,也许是觉得很辛苦吧。
“和明……生气了么?讨厌吗?你明明还在睡的……”
温柔的余村。无论自己如何都宽容地接受。看起来酷酷的余村,内心其实是非常柔软——非常容易受伤的。
长谷部慎重地慢慢开始摆动腰部,用手指抚慰他的性器。
慢慢地摩擦,给予刺激。
“……恩……恩……啊……”
已经记住了余村的哪里会有感觉。慢慢推动腰刺激那个地方,余村的眼睛和声音都像哭泣一般带着湿润感。
“……不……不要……那个地方……不行……”
强行让原本安睡的身体高扬起来的行为。看着余村无力的身体,开始带着甜蜜混乱起来。
带着些焦急的男人的脸。那个时候,帮助了自己,问自己“没关系吧”的温柔的男人。
一直注视着的人。从来没有想过,会有像这样碰触他的一天的到来。
只是祈愿能有朝一日能够看到他真心地笑。曾经想过,如果有哪个人能够让他变得幸福就好了。
但是,现在绝对不要。如果不是自己的话就绝对不行。
想要由自己让他变得幸福。
自己的内部竟然隐藏着如此强烈的嫉妒心和独占欲,长谷部是喜欢上余村后才知道的。
不想让任何人抢走。绝对不想余村去看自己以外的任何人。绝对。
“……啊……嗯……”
随着情绪的高涨,行为也变得越来越激烈,甜美的悲鸣震动着耳膜。
呼吸很凌乱。反应有些迟钝的余村的性器,在长谷部的手中慢慢改变了形状。
用手指慢慢地缠绕。将余村勃起的性器握在手中。将脸颊贴在枕上的余村看着这些行为,胸口激烈地起伏着。
就像眼膜也变得湿润的淡色的眼眸。泄露出的渴望似的声音,微微开启的双唇。艳丽的、淫乱的声音和表情,都不断地剥落长谷部的理性。
也许是无意识地吧,腰部开始摇动起来。
“修、修一,一……那里——啊那里……”
“这边么?整个都湿了啊……”
“恩……恩……”
发出渐渐高扬的声音,余村将自己的身体交付给长谷部的爱抚。看着沉溺于快感的恋人,长谷部内心涌起的,不仅仅是想要好好珍惜他的温柔的心情,还有想要凶暴地掠夺一切的心情。

从先端滴落透明的体液,长谷部一次又一次地用指腹擦拭着液体,用指尖拂过先端的小孔。
“啊……”
不顾涌出的体液,执拗地摩擦他的昂扬,过分强烈的刺激让余村蜷缩起了身子。
伸出手想要把自己的手挪开,长谷部阻止了那只手。
“痛么?感觉不舒服么?”
“不、不痛,但是……”
“感觉不舒服么?”
“但、但是,那里,变得好奇怪……”
“奇怪的感觉吗?但是,不是讨厌?”
“啊……啊……啊……”
配合着手指的动作,发出啾啾的猥琐的声音,长谷部自身也不断动作着。像是被快乐的波浪所淹没,感受着躺在床上的他的内部。
“修……一……一,不、不要……”
虽然一直说着否定的话,但是余村并没有真正拒绝自己。
“……感觉舒服么?和明,舒服吗?”
“嗯,嗯……舒服,啊……啊,很……啊……”
知道他现在快要达到高潮了。当手中放缓爱抚的动作,他就用想要的眼神一直注视着自己。
“更多,让我看得更多,和明……让我看你感觉到我的表情,我想看。”
直到现在才知道,余村能够用像这样整个都溶化了一般的眼神和身体,来包容自己。
一切都好可爱,想要让他更多地感受自己。
分开那柔软的肉,一边发出啾啾的淫靡的声音,一边不断在其中抽插。那个时候,余村发出了无法忍受的声音。
“啊,恩,不要……”
“这个,舒服吗?舒服吗?和明……”
“舒……服,感觉舒服……不……要,不要……已经……”
“想要去了么?脸,好厉害的表情,这里,有感觉?”
“修、修一……修一……”
手里的性器跳动着,不管什么时候爆发出来都不奇怪,先端的体液不断打湿长谷部的手。当停下手中的动作的时候,他就会更贴紧自己摆动自己的腰部,显得格外地煽情。
“哈……啊、啊……”
紧紧地握着床单,余村的腰部上下规则地摇动着。在自己的手中,拼命汲取着快感的恋人,一方面让自己觉得特别可爱,但是另一方面,脑中却闪过了恋人和女性SEX的场景。
选择了这间旅馆的是余村,他对这种事情更熟悉……或者说觉得更自然。虽然知道是自己擅自这么想的长谷部,抑制和隐藏自己的无法冷静,就竭尽了全力。
“和明……一直,也像这样……做的么?”
“……欸……啊,什么……
“……已经……绝对不会让你这么做了……”
“修……一……?”
将余村的手指从床单上剥离,和自己的手指交缠在一起。将他的脸颊固定,将整个身体重叠在他的身体上,激烈地贯穿。贪婪地将自己深深刺入。
“啊……等……啊……”
“里面……昨天我射出的……还湿着。想要,昨天不断地说着想要,吧。……这里,感觉很舒服吧?”
为了无聊的嫉妒而响起的声音,应该感觉很混乱的余村,却坦率地回应自己。
“恩……舒服,舒服……?”
“和明……”
“修、修一……那里,很舒服,很舒服,所以,更多……”
注视着自己的眼神还是那么火热,毫无改变地渴求着自己。
“更多,那里,更多,像刚才那样用你的……”
“……这样?”
“恩、恩……舒服,恩……修一的……好硬……”
或者是愚蠢的自我陶醉吧?
最近,感觉余村开始会向自己撒娇了。
“……这样,舒服吗?我的、感觉舒服吗?”
“啊……恩……舒服,啊、啊……”
明明没有碰触却变湿的余村的性器擦过自己的腹部。
知道他很有感觉。将全部委身于自己,无意识地下腹不断起伏的余村,让长谷部心中勇气了无限的爱怜。 将满是汗的额头相互抵着,缓缓地持续着规则的律动,偷看着他的表情。
渗着泪的眼睛紧追着自己,薄薄的微开的唇间断断续续泄露出呻吟。
再也无法忍受,卷住那渴求着似的湿润舌尖。
“啊,啊……”
一边感受着余村的内部,一边深吻着。
感觉好舒服。余村的里面,不管哪里都是那么温暖,那么柔软,无可言喻地将自己绞紧。由于没有用润滑剂的关系,遭到了比较大的抵抗。像要沉溺一般,不断地挤入那紧紧裹住自己的粘膜。
连根部都吞没,配合着体内深处的动作,紧贴的腰也摇动着,余村张开的双腿开始颤抖起来。
啾啾的淫靡的声音响彻着。
将仿佛在引诱自己的舌头如同吸入般地品尝着。余村的喉咙深处发出的呻吟声,在长谷部耳边响着。
“……恩……恩,修……一……”
“……辛苦吗?难受吗?……”
“修……一,已经想要去了,要出来了。”
“可以哦,和明……去吧,让我看。”
“啊、啊……”
染红的眼角滑落了泪珠,沿着脸颊滴落。断断续续泄露出来无意义的声音,像是碰触着长谷部的双唇般的温柔的呼吸。
交握的双手传来握紧的感觉,躺着的身体传来轻微的颤动。
“……一、修……一……”
那个瞬间呼唤这自己的余村,让胸口涌起了高热。
热热的体液在两人腹部之间溢出。坚硬的性器在自己的腹部擦动着,颤抖的声音无数次呼唤着自己的名字,余村达到了高潮。
“恩……啊……”
连接着两人的长谷部的屹立,也随之摇动着。迎来绝顶的余村的粘膜,仿佛想要长谷部也一起高潮似地绞紧了他。
已经无法再忍耐了,在彷佛还沉浸在暗中似的余村的体内突进。
“啊,等……等,像这样……啊……”
“和……明,我也……要去了。”
腰部摆动着。不停地不停地突进着,由于快感感觉欲望又胀大了些。
“……恩……修……一,舒服?你也,舒服吗?”
“恩……舒服……很……”
长谷部发出了叹息。呼吸变得浑浊。无关礼仪,只凭着本能地寻求着高潮的自己,包裹着自己的肉壁是那么的甜蜜。
荡漾着的潮湿的眼睛,看着自己。仿佛无法呼吸般地喘息着,余村组织着语言:
“……修一,喜欢,喜欢”
被带着泪告白,长谷部像是在啃噬一般吻着恋人,在他体内迸发出热流。
怀抱着对自己来说独一无二的恋人,内心被幸福感涨满,低语着:
“……恩……我也,我也最喜欢你了。”


时间是早上七点刚过。
但是,夏日的朝阳太过强烈,拉开旅馆的窗帘时,余村感到刺眼而眯起了眼睛。为了从近乎暴力的光线下避开,他移动到了照不到太阳的沙发上坐下。而长谷部只是在房间的一角看着。

要先各自回家,然后从家里出勤,这么不紧不慢是不行的。但是,余村只穿着浴袍。
刚刚淋完浴。感到有些疲倦而倒在沙发上的男人的浴袍中露出的雪白的脚,像钉子一样将长谷部的视线固定在那里。
自己到底是怎么回事呢。大清早就任性地贪求恋人,刚刚满足了自己的欲望,难道说这样还不够么。
装作没有什么地摇摇头,将视线固定在双手上。刚才换好衣服的长谷部,使用房间内的电子热水壶烧了一壶咖啡。
虽说是爱情宾馆,但是设施和一般的宾馆并没有什么不同。倒不如说,整洁的房间既宽敞也让人待地很舒适。
在旅馆备用的茶杯中注入咖啡,坐在沙发上的余村咳嗽了一声轻声说道:
“果奈,没有生气吧。对不起,忽然用那种方式留住你……”
对于最终还是在外留宿的事情,好像果奈还是有些怨言。
“没关系的。并没有生气。但是可能会被抱怨几句吧。”
“抱怨?”
“果奈以为,我每次在外留宿,都是因为饮酒无度。”
“是这样吗?……那么,一定会对每次跟你一起在外留宿的我,也留下不好的印象吧。”
本想一笑而过,但是余村却露出了认真的表情。
“知道了真相的话,果奈……会怎么想呢。如果知道,我是用这样的方法留住了你……”
“怎么会呢,我和果奈都已经是成人了,请不要那么在意吧。”
余村没有任何回应,只是沉默地将视线固定在桌子的某一点上。
装着在水族馆为了妹妹买的礼物的袋子,就放在那里。余村一直看着它,发出了似乎听得到又似乎听不真切的叹息。
明明无需那么自责的。交往的真相,外宿的事实。怎么想也只是自己或是果奈的问题而已,跟余村并没有什么关系。但是他似乎不这么想。
长谷部走近他,将刚刚冲好的咖啡递给他。
“啊,谢谢。”
“和明。”
听到呼唤自己名字的声音,伸出手接过咖啡的男人“哈?”地抬起脸看向自己。
“为了什么事情那么烦恼呢?”
“也没有到烦恼的程度……”
“和明,我这个人话不够多,会让你觉得不安也说不定,但是……我认为你也总是话不够多。如果有什么话想对我说的话,请明白地告诉我。”
在他身边坐下,露出一副“撒,快点跟我说吧”的表情,余村仿佛在说着“这家伙又来了”的样子,移开了视线。
“想说的话……只是,不想让果奈讨厌我而已。”
“被果奈?”
“我不想被讨厌啦,因为是你最重要的妹妹啊。”
长谷部轻轻叹了一口气。单手拿着的自己的杯子中的咖啡,因此起了小小的波纹。虽然知道余村很在乎自己的妹妹,但是他会这么想是自己从来没有考虑过的。
“如果……如果果奈知道了感到讨厌的话,对象也应该是我。是我……喜欢上了你,让你跟我交往的。”
“……是这样吗?”
余村喝了一口咖啡。以为他有什么话要说,但是他却只是盯着杯子里的咖啡,保持沉默。
交谈实在是进行不下去了,而开始在意起房间内空调的声音的时候,他终于开口了。
“最近……我很奇怪。自己也觉得这样很奇怪吧,满脑子都考虑着你的事情。”
“……欸?”
没有想到竟然是这样的反应。
手上拿着白色的咖啡杯的余村,满脸通红地落下视线,说着。
“表面上保持着普通的样子,其实到现在为止在店里,都想着要怎么样才可以不总是意识到你的存在……说实话,每天都觉得被涨满了似的。”
“和,和明……”
“和你一起度过的休息日是那么愉快,即使一整天在一起也觉得不够……以至于把你引诱到这种地方。我喜欢着你,喜欢到无法忍受的程度。”
一点也不像余村,不管是告白也好,告白的内容也好。
当然不可能不高兴。但是实在是太惊讶了,以至于连声音也发不出来。
“修一,所以我想……其实是谁先喜欢上对方,这跟果奈并没有关系。”
余村将咖啡杯放在面前的桌子上,偷看着自己的反应。
落在额头的湿湿的头发,让他看起来比平常还要显得年轻。
因为光线的关系,还是睡眠不足的关系,显得有些湿润的双眼。从眼睛、浴衣、散落着情事后的痕迹的肌肤。被这样的他靠近自己、凝视着自己,怎么可能没有一点动摇呢。
一口也没有喝过的咖啡,这次掀起了几乎要溅出来的水波。
慌张的长谷部将咖啡杯放在桌子上,拉开彼此的距离。
“那,那个,现在被你这么说,我……”
变得又想要了。
几乎要误会是在诱惑自己的姿势,直接地让自己有了那个意思的言语。
——好过分。
这么想的一瞬间,公园里余村说的那句话闪过了长谷部的脑海。
那个时候,自己把“喜欢”说出口的一瞬间,余村像是闹别扭似的行为的理由。
到了现在,终于明白了。明明一边说着不得不回去了,一面自己却说出了煽动余村的言语。
“修一?”
在沙发上退得过于后面的关系,让恋人露出了感到奇怪的表情。
“啊……不,没有什么。”
“……什么?到底怎么了,明明是你说我说得不够多……我才说的。”
又要损坏他的心情了,这让长谷部感到焦急。想着要说些让余村高兴的话,但是却怎么也想不出来。
只能直接地把自己的愿望坦率地表达出来。
“那个……请一定要再跟我约会。”
“欸?”
“下次休息日,也请跟我约会。接下来,下一个休息日,再下一个休息日也……”
明明是很认真地在说,不知道为什么余村却开始笑了出来。
并不想让对方嘲笑的长谷部,开始闹起小情绪来。不过看着晃动着薄薄的肩膀高兴地笑着的男人,忽然觉得“嘛,这样也好”。
时不时显得很甜蜜的恋人,将双手搭在长谷部的肩膀上,将唇移到他的耳边轻声地低语:
“恩,来约会吧。下个休息日也是晴天就好了。”

HAPPY END

 

<< 普通のひと 剧透 | ホーム | アオゾラのキモチ―ススメ 剧透 >>


コメント

コメントの投稿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する

 BLOG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