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C2ブログ

プロフィール

二人静

Author:二人静
本博重度腐向,非喜勿入
博主俗人一个,不喜勿交

本博的日语翻译练习,纯粹出于个人的兴趣,严禁擅自转载、散播。

只论风月,不言国事
漫无目的看书
漫无目的听碟
漫无目的度日

排名不分先后
关注作者:
腐向
華藤えれな 、木原音、崎谷はるひ 、英田サキ、和泉桂
正常向
琼瑶、三毛、席绢、金庸、村上春树

关注漫画家:
安达充、仲村佳树、树夏实、田村由美、绿川幸

本命声优:
野岛健儿、神谷浩史、森川智之、三木真一郎

声优组合:
西野(小西克幸、野岛健儿)
西润(小西克幸、福山润)
森樱(森川智之、樱井孝宏)
森寻(森川智之、铃木千寻)
三神(三木真一郎、神谷浩史)

最新記事

最新コメント

最新トラックバック

月別アーカイブ

カテゴリ

カレンダー

06 | 2019/07 | 08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 - -

黒ねこ時計 くろック D04

検索フォーム

RSSリンクの表示

リンク

ブロとも申請フォーム

QRコード

QRコード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背之花(不定期更新)

一、归乡

“……已经是春天了啊!”
从地下铁车站走上地面之时,为风所吹起的樱花花瓣轻轻地拂过脸庞。
一眼望去,鲜艳的樱花树将市内齐整地矗立着建筑物的office街,染上了华丽的色彩。
路的前方就是皇居。护城河边的樱花开得正盛。
——真是美好的季节。直到昨天为止自己还没头于眼前的工作,根本没有闲暇欣赏周边的美景。
三轮朝人被上班的人流簇拥着,走向大型律师事务所所在的办公大楼。Paralegal(律师助理),是如同律师的秘书一般的职业,负责处理一些琐碎的法律事务。
“三轮先生,来得正好,您的叔父来电找您。”
刚刚走到自己的位子上,就接到了女性职员的内线电话。
“叔父的电话?”
朝人颦起双眉。虽然父亲那边的叔父有三位,但是知道朝人的联络方式的只有一位——是与亡故了的父亲年纪最相近,在故乡担任着天隐神社的神主的叔父。
“您好!”
接起电话,听到了暌违八年的乡音。
“抱歉,朝人,打电话到你的职场。身体还好吗?”
“我很好,叔叔您那边一切都安好吗?”
“嗯,大家都很健康。”
听到电话那端传来黄莺的啼鸣声,回想起深山中幽深的空气,怀念之情油然而生。
朝人的故乡,位于奈良县吉野•熊野古道附近的天隐村,是人口只有两千的深山中的小村落。
高中毕业后进入三重县的神学专门大学就读,继承家业担当神社的神职人员,结婚生子开枝散叶——违背了父亲的命令,朝人十八岁的时候离家出走,离开了故乡。
从那以后,保持联络的人唯有这位叔父。朝人这边只有两回——进入大学之时、进入律师事务所就职之时,叔父那边只有三回——六年前父亲因病去世之时、不久之后继母仿佛追随父亲一般亡故之时、那之后叔父正式收养弟弟悠河为养子,双方有取得联系。
“那么,有什么重要的事情吗?”
“你应该知道今年悠河几岁了吧?”
“诶,是的。悠河下个月满十八岁,该举行元服的仪式了吧。”
生养了朝人的故乡天隐村,除了成人仪式之外,还保留了男子全员在氏神之前举行元服仪式的古老传统。古时是在十六岁举行,随着时间的流逝如今改在18岁举行。朝人十八岁之时也亲历过元服的仪式。
仪式是天隐村独有的,有不少地方与武家的元服仪式酷似。最后一天友乌帽子(父)亲,为即将元服的年青人(乌帽子)戴上乌帽子的仪式,是期间最重要的活动。
“所以,悠河元服的时候,希望由朝人来担任乌帽子(父)亲。下周你能够回来吗?”
“但是……照惯例一般应该由父亲来担任乌帽子(父)亲。虽然也有由哥哥担任的情形,但是依悠河的情况,难道不是应该由身为养父的叔父您来担任吗?”
“这是悠河的希望,他自幼就决定成人之时,由你来担任自己的乌帽子(父)亲。”
“但是,我……已经不能回天隐村了啊……”
朝人家——三轮家是吉野•熊野古道边天隐神社的世家。
传说远古之时,在三轮山被人们所祭祀的大物主神幻化为蛇神,在钟乳洞中与幽会的天女育有子孙,而三轮一族据说就是其末裔。直到江户时代,三轮一族的存在被当成是神圣的存在,受到崇拜和景仰。
生于这样的家庭,作为长子却没有继承神职,甚至离家出走的朝人,他的存在不论是对于三轮家族而言,还是对天隐村而言,都是异端。一旦离开了村庄,对于村人来说,朝人就如同死了一样,理所当然不能列席身为神主的父亲的葬礼。
“你抗拒的心情我很理解。哥哥去世的时候也没有叫你回来,收养悠河也是事后才通知你。但是,这次悠河无论如何也要求你出席。”
“悠河……吗?”
脑中不禁浮现八年前最后一次见到弟弟时他的模样。他是个拥有着亮的头发、令人印象深刻的细长而冷然的双眸、与母亲相似的美丽容貌的孩子。虽说是兄弟,但是两人却长得并不是那么相像。
他的母亲是朝人的继母。生下朝人没有多久,朝人的生母就因意外事故去世了,而悠河的母亲是父亲再婚的对象。
——如果说不想见悠河,那是说谎。继母去世以后,悠河对于我来说已经是唯一的亲人了。
但是,自己却无法回到故乡去,因为自己做出了绝对无法再返归村庄的事情。
朝人断然拒绝了叔父的要求。
“非常抱歉,因为没有办法获得假期,所以不可能回去。接下来的一切,都麻烦叔父您了。”
如此说完,朝人立即挂断了电话。此时,坐在前方的律师平城担心地询问道:
“三轮君,不回去没关系吗?”
他是雇佣朝人担任律师助理的律师中的一人,三十岁后半具有知性风貌的男性。在法庭上他总是表现出非常严肃的样子,但是在平时其实相当平易近人,并深受众人信任。
“从你的应答来看,感觉你家中的神社有非常重要的活动吧?”
“是的,不过……如果要出席要连休十天左右才行。”
“那有什么关系呢,你负责整理的案子都刚刚结案,现在申请带薪假期并没有任何问题啊。”
“老师,并不是什么正式的冠婚葬祭,只是我们村落特有的祭祀而已,难能为此特意请长假呢?”
“你是在太较真了。算是工作狂还是老顽固啊。实际上,大家都很慕我们哦。能够像我一样,拥有那么能干的paralegal的律师,实在是不多哦,更何况还是才色兼备。如果你是女性,我早就向你求婚了。”
“那真是非常遗憾。”
苦笑着,朝人将包中的笔记本电脑拿了出来。
——如果是女性……吗?
翻起笔记本盖,屏幕上映出纤细男子的容貌。
色素较淡的头发,高挺的鼻子。由于最近非常繁忙,不知不觉间头发也变长了。因此更显出几分中性的风貌。然而,细长的双眸,在工作中绝不让人轻易读取到自己的感情的坚毅,使得朝人的脸并不存在女性般的温柔甜美。
有人评论说,朝人虽然让人觉得比较酷,但是同时却兼具古典的气质,给人诚实而可靠的感觉。在女性中也是颇受欢迎的。
但是,对于朝人来说,吸引自己的只有具有和自己相同性别的人——男性。
身为古老村庄中古老一族的长子,为何却无法像常人一样爱上女性,为何只被同性所吸引呢?
自从察觉到自己的性癖之后,这成为了朝人的烦恼之源,同时也成为内心深处的阴霾。
实际上,也并非没有幸福的时候。当被初恋的对象告白的时候,彷佛就像升上了天际一般。
但是,这段感情却并没有持续多久。对方并没有像自己所想像的那样深爱自己,为了明哲保身他抛弃了自己。自从那以后,只保持被具有同样性癖的人搭讪或者诱惑而前往宾馆这种程度的交往,持续着作为GAY同志享有短暂的肉体关系的交往模式而已。
然后自从在律师事务所就职,在法务现场作为律师助理工作以后,开始介意世间的目光,也不再轻易结交只有肉体关系的对象了。若是不小心为人所知,而被当做威胁的口实,在现实生活中也是存在的。
这是自己喜欢而选择的职业。生活在都市中无机质、没有任何陈因陋习的场所中,让朝人觉得打从心里觉得舒适。
想到为了要维持这样的生活,将会面临孤独地度过一生的命运,时不时,会被像是冷风吹过心底般的寂寞所囚禁。同时也明白,这是舍弃了故乡、获得一个人自由地生活下去的自己的自私所必须付出的代价。

<< 中国購買王11月购书 | ホーム | 看完《背的情花》,大满足 >>


コメント

コメントの投稿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する

 BLOG TOP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